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巨型鱿鱼

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 • 

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

从收入结构来看,商业银行营业收入主要包括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以及投资收益等。当前中小银行普遍以存贷业务为主营业务,但是由于受地域客户限制以及利率变动影响,不少银行试图转型,开始重视包括投资收益在内的其他非利息收入业务,以减少对息差的依赖。

更有甚者,超过三成的营业收入由投资收益贡献。广东四会农商行2019年的投资收益同比增长91.4%至2.02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逾三成,而此消彼长,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仅有1.6%。

对于投资收益的变动,无锡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和联营企业投资收益增加影响。2019年该行将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利息收入归在“投资收益”项目下(上年分类在利息收入),同时投资的联营企业经营效益良好,按权益法确认的投资收益比上年同期增加6000多万,增幅150.51%。齐鲁银行相关负责人近日也表示,主要受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和传统债券等投资收益项目较快增长的影响。长沙银行也在年报中指出,受实施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影响。北京商报记者亦试图联系上述多家银行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非上市中小银行也不乏投资收益大幅上涨的现象。青海银行近日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去年的投资收益为9429万元,相较2018年的2863.8万元增长2.29倍,而这一数据在2017年仅为194万元,两年时间增长了逾47倍。

不过,投资收益数倍增长是否可持续,过度增长是否会引发风险,是值得银行深思的问题。刘澄指出,银行投资收益过分增长具有潜在的风险,比如,可能存在某些银行粉饰报表、内部业务迁移的风险;如果没有建立很好的管控机制,投资业务过度增长,可能会将银行的表内风险转移到表外,风险更难以控制。所以,银行应尊重自身的历史,循序渐进的改善,而不是为了追求收益结构的改善盲目扩大投资。

在近年来息差逐步收窄的背景下,不少中小银行投资业务表现亮眼。4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通过交易所网站和中国货币网翻看年报发现,长沙银行、齐鲁银行、青海银行、紫金农商行、无锡农商行等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呈现数倍增长,对营业收入的贡献也明显上升。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指出,银行投资收益同比增长,一方面是由于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实施造成的核算口径变化。比如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产生的收益导致投资收益增加。另一方面是来源于权益类市场的良好表现,部分银行在汇兑收益方面也表现良好。有些银行投资的标的在资产重组方面有了明显进展,资产质量改善,使得银行投资收益明显增长。

具体来看,无锡农商行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5.40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29.4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3.19%,仍为主要收入来源;投资收益由2018年的5146.8万元增长至4.47亿元,同比增长7.68倍,对营业收入的贡献从1.6%提升至12.6%。投资收益的数额和占比已经超过了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无锡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12亿元,占比仅为3.17%。

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

投资收益大增的不只有无锡农商行一家。长沙银行去年投资收益同比增长391.29%至19.9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1.7%;紫金农商行去年投资收益达到3.89亿元,同比增长849.25%。新三板“巨无霸”齐鲁银行投资收益更是增长了逾14倍,由2018年的5067.29万元跃升至7.7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由2018年的0.79%飙升至10.42%。

在分析人士看来,银行在投资收益方面增长是一个好趋势,意味着中小银行收入结构多元化。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表示,投资收益大增对于改善银行的收入结构,增加非利息收入是有好处的。这也说明中小银行经营转型取得了一定进步,开始重视投资业务,开拓新的业务品种,提高市场竞争力。

原标题: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

投资“撑场” 多家地方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暴增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世界上最小的国家|蒋经国的儿子|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阴阳眼|太平公主怎么死的|中国真实灵异事件|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我国最早的字典|宇宙中最大的黑洞|封门村灵异事件